亚历克斯·卡普里:2020年及以后的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 开云网 | 开云体育买球app下载(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版/手机APP下载

亚历克斯·卡普里:2020年及以后的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 开云网

亚历克斯·卡普里:2020年及以后的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 开云网

然而,这些破坏将在供应链重组,以及围绕创新、生产和贸易采取的新战略方面创造新机会。此外,随着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国家致力避免受到中美二元对立世界的负面影响,它们将围绕5G及其他科技,推动开发替代的、日益开放的生态系统和网络。

世界接下来将迎来一场中美科技竞赛,而美国阻挠世界各国采用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5G无线技术的行动,就是这样一个世界的完美缩影。

全球价值链的脱钩

中美的工业政策

中国企业将继续加倍努力,打造自给自足的价值链。因此,全球贸易格局注定将继续碎片化、区域化和地方化。

但是,这些事态发展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导致华盛顿和北京关系紧张的核心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补贴、技术转让做法,以及保护主义做法,即包括数码经济和电信在内的中国国内市场的所有领域,仍然禁止外国公司进入。

相反,尽管北京奉行国家资本主义导向的政策,但从汽车业到工业机器人业,跨国公司还是从进入中国市场获得了巨额回报。

作者Alex Capri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分析与运营管理系客座高级研究员。本文是作者为《十大平台》旗下的英文电子杂志“思想中国”(ThinkChina)投稿,其英文原题是“The US-China Geopolitical Rivalry in 2020 and Beyond”。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黄金顺译。)

中国已经融入这些跨国企业的全球价值链,因此,尽管中美两国在政治和经济体制上存在巨大差异,但在全球商业却无意中成为战略伙伴。

展望未来,关税对美国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影响将微乎其微。然而,出口管制和技术民族主义政策等非关税措施,将从根本上改变中美关系和全球贸易格局。


美国的一系列出口限制加快了这种脱钩的进程,其中包括将华为和海康威视(Hikvision)、商汤科技(SenseTime)及福建晋华等中国主要科技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这间接表明,中国企业高度依赖美国的关键科技,容易受到出口限制的影响。

因此,尽管金融市场对有关未来谈判阶段的和解言论反应良好,但这并不会解决中美关系面临的更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将导致国际格局的分化。

另一个例子是,华盛顿正在想方设法资助华为在5G网络领域的竞争对手,尤其是诺基亚和爱立信,并试图在射频领域建立新的战略联盟,尤其是与美国公司甲骨文(Oracle)和思科(Cisco)。

那些认为国家主导的举措和技术民族主义政策无法与自由放任模式竞争的人,应该研究一下中国在收购、开发和成功部署全球最大的高铁网络、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当然还有创建全球最大电信公司华为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中美竞争与贸易的两种情况

中国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为经济和地缘政治超级大国,同时有赖于两个因素。首先,是其出口产品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美国和西方市场。其次,是以美国为主的外国直接投资和技术转让大量地涌入中国公司,其中大部分流向了国有企业或国有控股企业。

最近,两国宣布达成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此举受到各界的欢迎,因为这将避免美国对价值约1500亿美元的中国特定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则表示,将降低数百种美国商品的关税,并同意从美国购买多数百亿美元的农产品,包括大豆和猪肉。

然而,这些令人兴奋的全球化日子现在已经结束。

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不到15年的时间里取得的,而且,由于中国的市场规模巨大,资源雄厚(例如华为拥有1万名工程师),中国的政策对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主地位构成了严重挑战。

这种系统性的竞争会如何影响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

美国显然已经认为,中国的工业政策是成功的。中国在这方面所承诺的资金规模,如根据《中国制造2025》计划,承诺在10年内为半导体、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其他未来的关键工业提供高达3000亿美元的资金,让美国有很强的动机采取反制措施。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仅在过去的30年里,世界就见证了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财富转移。

因此,中美的关键价值链的脱钩,以及新一轮的技术民族主义政策,将以自美国和前苏联冷战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改变全球贸易和商业。

一场愈演愈烈的科技战,将促使美国及其盟友出台一波新的工业政策,以抗衡中国持续以国家为中心的经济模式。

这场科技竞赛将从两个根本方面破坏贸易和全球价值链。

为了抵消美国出口管制的负面影响,并维持与中国合作伙伴的业务,美国公司将寻求以正当和合法的方式,将其制造和采购业务移出美国,但留给它们的时日已经无多。

首先,美国和中国的企业将脱钩,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在使其供应链“去美国化”方面会加倍努力,以摆脱对美国科技,如半导体和其他具有军事或国家安全影响的所谓“两用”科技的依赖。

我把这种新思维称为“技术民族主义”,尽管它已经融入中国的经济政策几十年了,但美国和西方现在才刚刚开始学习。

例如,欧盟已经呼吁同美国建立一个可以与北京直接竞争的跨大西洋经济模式。布鲁塞尔方面强调,有必要联合起来,阻止中国试图左右5G和其他下一代科技的全球标准。

北京不太可能在这些问题上让步,改变过去30多年来的系统性做法。这些做法给共产平台带来了巨大好处,使中国经济取得了历史性的增长和进步。

在规模更大、范围更广的中美竞争中,正在进行的贸易战只是较小的组成部分,而中美之间的竞争正处于日益敌对的轨道上。简而言之,中美之间的信任已几乎完全破裂。

然而,阻止中国企业获得美国技术,将打破长期建立的全球价值链,并将对许多美国公司及其扩展的生态系统造成附带损害。可是现在,这些破坏已是无法避免。